电影大片字幕大揭秘--一部引进片的翻译流程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08 14:54

  想看看电影大片的字幕是怎么来的?关键是看看你的大片是怎么面目全非的。想必你一定能从中发现玄机。原来电影译制二十年没有变化呢。

  你们一定是被字幕组惯坏了,不然怎么会对大片翻译有这么大的怨气。可是现在的字幕组实在太贴心了(摊手)。上午生肉出来,下午熟肉就能面世,追剧的时效大有保证。通过字幕了解剧情已是最初级的功能;遇到很难理解的历史典故时,屏幕上方马上滚动出大段字幕给与注释,让你深入了解故事背景;最关键的是优质的翻译还能让你随时随地get地道的笑点,那种会心一笑才最是畅快。其实大家表面是追剧,实则是渴望更多地了解国外的生活与文化。

  所以在字幕组的培养下,越来越多的年轻观众更倾心于那种原汁原味的翻译,有梗,有背景,能领会他国文化的韵味。不难想象,当进口大片翻译刻板甚至因为审查刻意篡改时,追惯美剧的观众真的难以忍受。有网友说,把进口大片比作一部手机,官方译本告诉你,它只有接听功能。而字幕组却偷偷爆料,这手机是iPhone6啊。你才知道,拍照、美颜、微信,那么多的功能都被无情地抹掉了。

  为什么一部土豪金被引进到国内后就只剩接听功能了呢?这个真的不要全怪贾秀琰。你知道我要说什么了是吧,归根到底还是制度的问题。简单来说,官方的东西官方做,也不管你有没有那个能力。

  进口电影,尤其是进口分账大片,只能由中影集团电影进出口公司分发给八一电影制片厂、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译制中心、上海电影译制厂和长春电影集团译制片制作有限责任公司。没错,全中国只有这四家。而且八一电影制片厂和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译制中心还是两个名头原班人马,实际上也就三家。没有大片能跑出他们的手掌心。

  接受本刊采访的老余,从事多年电影工作,对此行业谙熟。根据老余介绍,其中上译厂和长译厂编制较全,养着翻译、录音师、译制导演和配音演员。译制团队是一套班子。人员非常固定。而北京的八一、中影,不养专职翻译、专职导演和配音演员,是比较社会化的。

  照理说,北京有相对自由灵活的译制模式,也有机会更广泛地招募相对合适的翻译。而事实上,这种招募始终不是完全的市场化。没有合作过、不熟悉的翻译,是很难进入这个小团体里担任译制工作的。八一厂译制片制片人王进喜明确表示,他不会找字幕组合作,对于没有合作过的人还是有诸多不放心。他还是更信赖类似于贾秀琰这种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翻译。贾秀琰也说,我承认字幕组的英语水平很高,但是可能涉及到敏感话题、保护片源防止盗版等原因,体制外的人进入还是希望渺茫的。老余说,其实译制工作曾经是给过民营公司做的,像电影《卢浮魅影》就是民营公司翻译的。但是最后取消了,电影是个特殊商品,从进口到审查到译制和发行是管控比较严格的,一直没能市场化。

  所以你钟爱的大片能有什么样的字幕全凭这四家单位处理。你一定日夜祈祷,四大元老,请温柔地对待我的片片。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他们上来就是一顿天马流星拳啊。

  以《银河护卫队》为例,中影把片子分配给八一电影制片厂,由制片人王进喜负责搭班子,找到翻译贾秀琰,导演张云明,再由导演负责挑选演员,录音。

  我们是制片人负责制,这和好莱坞的模式很像贾秀琰有点自豪地说。但是和好莱坞不同的是,这里的制片领导对翻译风格和质量的认定,就决定了观众们会欣赏到什么样的电影。

  对于这样的说法,王进喜不同意。要知道八一厂是一个有着二十年译制经验的老厂,我们的译制过程,并不像网友说的那样随便简单。网上还有说大片都是‘机翻’的,真不是那么回事,老余也否定了部分网友的质疑。大片字幕最终是由翻译、校对、译制导演、制片人甚至外国片方共同把关的。(外国片方没有指定译制人员的权力,只能建议)

  那为什么,网上对贾秀琰的翻译一片讨伐之声呢。其实对于翻译的好坏标准,官方和民间是有很大差别的。

  民间字幕组会考虑到大家对电影的各种不熟悉,多方位解释。但是官方字幕只满足观众对基本剧情的理解。所以字幕首先就要求简洁。不许有标点、括号,少有语气词,而像字幕组那样铺天盖地的解释性字幕,根本不能出现。

  贾秀琰说,她一直都在致力于做更简洁、直白的字幕。让观众一眼就能看懂是什么意思,不要绕弯弯。美丽就是美丽,不能写绮丽。而‘觊觎王位’这样生僻的字眼,都不允许出现。

  让王进喜欣慰的是,贾秀琰不仅能做到翻译简洁。还能加进自己的很多中文功底。像‘天马流星拳’,‘此恨绵绵无绝期’,王进喜都觉得非常接地气。老余说,其实这种翻译方式由来已久,《海狼》里面毕克配音的就有一句,我们去果嘎嘎苗头的上海话。

  如此翻译,简练而幽默,一开始出现时,的确受到了观众好评的。但是慢慢地,这种一句俏皮话遮盖了很多电影本意和细节的翻译方式受到了更多人的怀疑。最大的问题就是,你看任何进口大片都好像是在看《乡村爱情》,这也太接地气了点。

  遗憾的是,不论外面的世界如何变化:字幕组的翻译水平日新月异,观众对字幕的要求也早已不局限于只能理解剧情上。可是官方对于翻译简练和接地气的标准却一直没变。

  进入译制片行业二十年的王进喜已经是元老级人物了。在记者问道:您从入行到现在,译制片产业有什么变化么?王进喜很坦诚地说:我觉得没有,译制片从来没有太大的变化。所以不管王进喜是找80后的翻译贾秀琰还是更年轻的90后,都很难把新鲜血液带入大片字幕中。我们看到的大片字幕却依然刻板随意,而这种字幕已然跟不上观众们想更多了解外国文化的更高要求了。

  上面的简洁又接地气的翻译已经让心爱的大片元气大伤了吧。没关系,这里还有一道审查,保准让大片们面目全非。什么?你还问我《银河护卫队》中的绿婊子为什么被翻成了绿虎妞?爆菊花被译成了扭屁股么?亲,醒醒吧,那都是敏感词语,早就被干掉了。

  中影进出口公司分配片子,一般比较平均。但是有些需要删减的片子有时更倾向于留在北京,以便和上面沟通。也就是说,大片在译制时会进行一些审查和删减。

  首先就是脏话不能有,类似于骂人的fuck ,一定要隐晦翻译,一般都翻译成了上帝啊我的天啊。比如这次《银河护卫队》中的爆菊花,贾秀琰说,她是费了好多脑细胞,才想出了扭屁股,也算是和原意接近吧。

  其次就是,译制人员要有一定政治敏感。贾秀琰在翻译《狼少年》时,背景音里有关于朝鲜的言论。贾秀琰敏锐地标出此处,而王进喜也觉得这会引起不必要的国际矛盾,就也把背景音抹去了。

  这种删减,观众容易理解,也比较好操作。困难的是,有的电影需要大段删减,势必会让电影的情节衔接不上。王进喜解释,现在根本不存在那种粗暴的删减了。在镜头和音乐上,他们都会很考究地修补,尽量让观众看不出来。而对于删去大量对白的电影,工作人员还会再抹去一段人物对话,然后自己在字幕和配音上增加一句新的,以保证与后面的剧情相衔接。

  有网友也表示肯定现在剪片技术的进步,像《》因为涉及到纳粹、苏联红军,大段剧情遭到删减。但是在剪辑师的巧妙处理下,剧情基本无缝对接。只是故事变成了另外一个。

  我们不是随便删减,还是想最大程度上保证观众的观影感受。但是确实有一些电影会因为敏感词语画面没有过审查,或者临时撤片。像《姜戈》上映第一天,就遭紧急撤档,片方损失很大。王进喜说:有时候我们也觉得没必要把事情搞大,像《挑战者联盟》是一个讲足球的喜剧动画片。里面有一句对中国足球队的奚落。没必要因为影院观众哈哈一笑,和中国足球队闹不愉快吧,最后还是把这句删了。

  如此看来一部大片的译制和删减好像都由少数人决定呢。少数人的过分谨慎,决定着大家只能看到面目全非的电影。

  虽然王进喜多次强调他是对观众负责任的。但是采访中,他并没有列举出对观众负责的例子。而观众对贾秀琰的意见,王进喜更倾向理解为,只是网友的恶意攻击。因为是贾秀琰在翻译《环太平洋》时,和网友争辩时有了对立面。

  而对于贾秀琰的翻译,王进喜认为是非常地道和优秀的。所谓的那些问题也只是,网友吹毛求疵地挑刺,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包括《黑衣人3》网上一片论战时,王进喜也并没有过多在意。此次让他紧张的是,作为八一厂的兄弟单位,电影频道下面的电影网也转载了谷大白话质疑贾秀琰的文章。我是怕电影局,中影公司,这些负责给我们分配任务的人开始反感,他们也不愿意闹出这么大动静。

  现在这件风波基本上过去了。王进喜舒一口气说。我还告诉贾秀琰不用看网友的言论,你的作品不断出现就是对他们最好的回击。老余告诉记者,据可靠消息,迪士尼之后的片子还是贾秀琰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