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祖国》的创作灵感是在这个景区被激
首页
阅读:
admin
2020-01-01 20:46

  初秋是北京一年中最好的季节,有温暖而不炙热的阳光,有和煦略带些花香的清风。一个美好的秋日下午,在北京东四环的一个小区,记者见到了张藜老师的夫人杨阜兰。

  《我和我的祖国》是上世纪80年代由秦咏诚和张藜一起创作的歌曲,经著名歌唱家李谷一深情演唱唱响大江南北,成为中国人心中的经典。歌词把对祖国的爱揉进高山、大海、田野,将听觉与视觉结合,既接地气又表达了心声,真正成为了“人民群众赖以寄托思绪与情怀的工具”。

  写歌一般是先有词后谱曲,但《我和我的祖国》正好相反,是一首填词作品。杨阜兰说:“《我和我的祖国》的曲子是秦咏诚和老头(指张藜)在我们家里改成的。那时候,秦咏诚到北京来培训,每个星期六都到我们家来和老头搞创作。有一次,吃晚饭的时候,秦咏诚把他写的曲子抄给了老头。老头一看,发现有两个音音域太宽了,不适合传唱,就让他改成了现在这个版本。”

  之后,张藜把这份手写的曲子放进了兜里,一放就是大半年。杨阜兰说:“老头带着这个曲子去了好多地方,一直没找到感觉。”张藜还经常把曲子拿出来弹奏,走到哪儿都琢磨。从安徽到福建,从黄山到鼓浪屿,曲子是烂熟于心了,可词仍然没写出来。有一次在火车上,他一边抽烟,一边聚精会神地琢磨这首歌的歌词,一时没注意,烟头落在枕头上把枕头引燃了,他却依然没有察觉。

  1984年中秋节之前,张藜参加了中国音协和中国作协组织的一次采风活动,随大家一起来到张家界。到了张家界,晚上睡觉前,他又把曲子拿出来看了几遍,仍然一个字也没写出来。第二天,正是中秋节,早晨起来,张藜一把推开住所的窗户——缓缓升起的旭日,薄薄晨雾中的巍巍天门山,静静流淌的澧水,炊烟袅袅的村庄,一下子都涌到他的眼前。走过许多名山大川,经常被祖国山河的壮丽所感染,却没有一次像这一天那样极度的兴奋,“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歌词一下子脱口而出。憋了大半年的思绪,被张家界的美景一下激活,在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里化成了“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我歌唱每一座高山,我歌唱每一条河,袅袅炊烟,小小村落,路上一道辙……”

  “老头回来跟我说,哎呀,张家界那个地方太好了,我一看到那么美的景色,万种情绪霎时涌上心头,又想到故乡、母亲、祖国,歌词自然就出来了。”杨阜兰说,歌词的开头很重要,张藜之所以一直没写出词来,就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开头。在看到张家界美景的那一刹那,他想到自己走过的路,尽管曲曲折折,但始终和祖国的命运紧紧相连,歌词也就水到渠成,一气呵成。当天晚上,张黎在当地组织的中秋联谊会上第一次朗诵这首词。词一出口,他的眼圈就红了。

  杨阜兰回忆说:“张藜到过很多地方,在别的地方也不是没感觉,但是张家界就是不一样。别样的感觉让张藜对自己的创作很满意。”许多年后的一天,夫妇俩一起等车,张藜对她说:“阜兰,你听,连风都在笑,他们都笑出了声,是在欢迎我。”杨阜兰有些不明白为什么风笑出了声,张藜说:“我写了这首歌,感觉不管到哪里,风都会笑着欢迎我。”

  杨阜兰说:“《我和我的祖国》抒发的是张藜的真感情,他一生艰难坎坷,但对祖国的感情始终没有动摇过,正是对祖国始终不渝的爱,促成了他写出这首歌。”说起当前这首歌的火爆,杨阜兰说,这首歌不仅仅是张藜的歌,也不仅仅是张家界的歌,而是属于人民属于祖国的歌。

  杨阜兰说,张家界对于张藜有特别的意义,那是个让全世界都向往的美丽的地方,希望张家界的事业跟张家界的美景一样绚丽。(张明涛、高慧)